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高校學費上漲,是全國不少地方的大學生這兩年的切身感受。比如貴州省高校學費漲幅最低為17.2%,最高的藝術院校學費漲幅達50%。山東省大部分高校專業的學費也平均上漲了近21%。而寧夏、廣西等地區的學費在這兩年也有所調整。為什麼從去年開始,高校學費會扎堆上調呢?原來在2007年的時候,教育部曾要求,大學學費5年內不允許調整,去年正是解禁的第一年。
  其實,2007年之前高校學費上漲就已經是一個熱點話題。隨後5年的禁漲期,讓這個話題冷卻了下來。如今學費上調,似乎又有抬頭的趨勢。下周,江蘇省將就公辦高校學費結構性調整舉行聽證會,外界普遍認為,學費上漲將是大概率事件。而在此之前的14年,江蘇省公辦高校的學費標準一直沒有變過。高校學費上漲的理由究竟有哪些?上漲的幅度是否合理?上漲的學費又將用於何處?
  這輪江蘇省公辦高校學費調整,包括江蘇地域內的所有公辦高校,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河海大學等教育部直屬高校也在其中。而在學費調整的本專科8個專業中,除藝術、農林類專業將維持現有水平不變,其他6個專業學費標準都有所上漲,漲得最多的醫學類,本科從4600元漲到6800元,專科從4140元漲到6200元。為何醫學類漲幅最大?在南京醫科大學教務處處長高興亞給出了答案。
  高興亞:我們用的一次性用品外科用的針線導管輔料註射器手術衣還有各種手術包等等,這些都是經過無菌處理的,跟真實的手術是一樣的,光靠消耗這些還不行,還有我要給病人輸血、導尿等等,這些我們要在模擬人上做,有的更複雜的心肺複蘇、搶救,一個模擬人國產的要30萬,進口的要一兩百萬。
  既然漲價情有可原,那麼這次由江蘇省物價部門牽頭的學費調整中,學費的漲幅是如何確定的?物價部門的公告指出,他們根據不同層次的高校和專業,並依據成本監審結論,綜合考慮經濟發展水平及家庭經濟承受能力,結合江蘇實際,最終確定了學費調整的基本標準。
  南京師範大學教授冒志祥:在收費的基本依據上,它可以根據專業,根據學校的這種地位等等綜合因素考慮進去,設置一定的比例。比如說現在有些地方已經在試點,像985高校可以上浮30%。
  一切看起來都是合情合理,南醫大教務處處長高興亞表示,他們每年在學生培養上的投入將近八億,學校每年收錄1800個新生,平均每人每年就是44萬。
  這麼一算,每個學生6800元的學費好像很低,只占到“教育成本”的1.46%不到,但44萬每個學生的算法是準確的嗎?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國內的普遍算法可能並不准確。
  熊丙奇:現在平均培養成本並不清晰,比如國家的投入是多少,學生的學費多少,總共開支占學生的成本是多少,把它平均在每個學生身上就變成了平均成本,但實際上對於這樣的一個平均成本的計算,有的成本是不應該發生的。比如學校裡面的行政人員很多,行政機構龐雜,導致行政開支很大。再一個就是,現在很多學校都以科學研究為重要辦學功能,很多教授在人才培養上投入的時間並不多,甚至有的人就是一心只做科研,根本不做學術性研究,那麼花在這些教授身上的費用是不是也不應該是平均成本。還有,現在有的學校追求形象工程、政績工程,有鋪張浪費的問題,鋪張浪費的費用也算在學生頭上顯然也不合理。
  所以高校學費是否增長,漲幅應該是多少?熊丙奇認為,想得出合理的結論,首先需要有合理的規定,明確如何正確的測算出每位學生的教育成本。在這個基礎上,再來確定學生個人,社會以及國家分別應該承擔的教育成本比例是多少,最後得出一個合理的結論。
  熊丙奇:新一輪大學學費標準的制定必須簡潔,清晰的核算人均培養成本的問題以及按照適當的比例來確定學費標準的問題。
  既然這個標準暫時不能明確界定高校學費的漲幅是否合理,那麼我們換一個角度來衡量一下,江蘇省2013年一個三口人的城鎮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是97614元,一個三口人的農村家庭則是40650。那麼一名醫學專業的大學生,他的學費就分別占到了城鎮家庭和農村家庭收入的6.6%和15.7%左右,對於比較困難的家庭或者一些窮困地區來江蘇求學的學生來說,可能壓力就更大了。
  記者到南京幾所高校走訪發現,也有一部分學生認為,學費漲價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唯有希望漲的幅度能小一點。
  學生:現在的(學費)基本還可以接受,如果要漲一點的話,漲得少也可以,多了就不能接受。
  記者:多大幅度是你可以接受的?
  學生:500元。
  教育的賬不僅僅是一筆經濟賬,更是一筆社會賬,比如河海大學目前每年總收入19億元左右,其中50%左右是國家撥款,5億到6億元是科研經費,其他是技術服務社會和產業化所得,近2萬名本科生的學費實際只有8800萬元左右,只占到學校總收入的5%左右。即使是按照目前的聽證方案上調相關專業學費,今年秋季該校的學費收入也只能增加500萬元而已。所以學費的提高,也只是讓高校教育成本分配更加合理化,河海大學教務處副處長周立新表示,學生的學費還是會投入在學生身上:
  周立新:這個錢來了之後我們還是會用在學生身上的。我們學校還有資助體系,各種情況都考慮到,我們有很多西部省份的學生,會通過各種方式幫他解決。
  河海大學高興亞也強調將在學費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用於學生的資助政策,讓寒門學子能完成學業。
  高興亞:確實有一些家庭貧困的,我們有一些綠色通道,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保證,沒有一個同學因為經濟的原因來輟學。
  高校學費上漲,我們希望能夠得到透明、合理的理由,而這些理由不應只是“14年沒漲價了”,“辦公經費不足”等籠統的說法,而應該是一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賬本,讓大家知道為什麼交這些錢,這些錢合不合理,又用到哪裡去了。有關高校學費上漲的聽證會下周即將召開,我們也期待從中能夠找尋到答案。  (原標題:江蘇高校學費今秋面臨調整 平均漲幅超過兩成)
創作者介紹

yat

nqtz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